治病药or兴奋剂?国际反兴奋剂机构玩双重标准 被英超球星起诉

“孙杨服用违禁药”、“孙杨暴力抗检”、“要求孙杨终身禁赛”

最近,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名字在中国因孙杨事件而沸沸扬扬,以一派正义警察的形象出现。可就在欧洲,他却遭到了运动员的起诉。

据《利物浦回声报》报道,英超球星马马杜-萨科起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索赔1300万英镑。报道中称,萨科起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时声称该机构的一次药检“失误”毁掉了他在利物浦的职业生涯。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似乎已经成为了运动界的特殊监管者,但掌握正义和舆论的这位“世界警察”的行为却不能令人信服,甚至表现得更加糟糕。

据悉,前法国国家队主力后卫萨科曾在2016年4月被禁赛,原因是在欧联杯对阵曼联的比赛后,他在尿检中被确认去甲乌药碱呈阳性。

尽管欧足联在2016年7月为萨科进行了澄清,证明这种物质并未明确列入禁药名单,但萨科还是遭到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调查。为此他付出了为期30天的临时停赛,直接让他错失了利物浦的欧联杯决赛,也让他无缘进入法国2016欧洲杯的名单。

而在欧足联澄清事实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2016年和2017年向记者发送具有“诽谤性”的电子邮件,坚持自己的说法,认为其确实使用了违禁药品,这也对萨科产生了更加不利的影响。

不过,这也不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第一次出现争议,在俄罗斯运动员因兴奋剂禁赛的同时,许多英美运动员却能“合法”使用兴奋剂。

早在2016年9月,由于俄罗斯田径和举重队多达100多位运动员被国际奥委会禁止参赛里约奥运会,俄罗斯残奥代表团更是被全员禁止参加里约残奥会。

俄罗斯超级黑客“奇幻熊”入侵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数据库,曝光了世界体坛的兴奋剂丑闻。这份名单曝光了约40名运动员“合法”服用兴奋剂的档案,其中英美两国的运动员共有23人,超过了一半。

与一般运动员不同,这些世界冠军都有着所谓“治疗用途豁免权”的绿灯证明,即指各体育运动协会及各国反兴奋剂机构可以根据经过审核的运动员医疗需要,出具同意运动员使用某种特定药物的许可,这也包括了许多含有兴奋剂成分的激素药物。

比如,同样是世界级网球选手,俄罗斯天后莎拉波娃由于兴奋剂问题从2016年1月26日开始全球禁赛两年的,她在年初澳网取得的成绩和积分全部取消,奖金也被收回。美国网球名将小威廉姆斯在被曝光使用了禁药之后,就表示自己申请并获得了“治疗用药豁免”,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使用用于治疗用途的药物,运动生涯丝毫不受影响。

“患病”运动员大多使用的是治疗花粉过敏或者哮喘一类的激素类药物,这类药物往往可以扩张肺气管,让人获得更大的肺活量。当时“奇幻熊”就认为,美国的运动员能以治疗为理由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给予特定的“禁药”豁免权。

拥有极高地位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作为悬在各国运动员头上的利剑,本该是作为中立方监督和维护公平的组织,但现如今他似乎在创造新的不公平。

正如当时总统普京的发言,一些似乎很健康的运动员可以“合法”地服用其他运动员不得服用的药物,与此同时,那些身体严重残疾的运动员却因被怀疑服用兴奋剂而遭残奥会拒之门外。这种现象完全超出了任何合理的范畴。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orwalkyc.com